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网站 >
日美核能协定》将自动延长 日本47吨钚可造6000枚核弹引不安_《参
来源:http://www.backtalkk-lyts.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8-01-28 07:36 * 浏览 :

  (原标题:《日美核能协定》将自动延长 日本47吨钚可造6000枚核弹引不安_《参考消息》网站)

  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道日媒称,将于2018年7月到期的《日美核能协定》在1月16日确定将自动延长。该协定允许日本推进乏燃料的再处理,是日本核燃料循环利用政策的依据。日本曾预计推改协定的谈判难度很大,协定的最终自动延长让日本松了一口气。不过今后也存在着风险,那就是无论日美任何一方只要发出通告就可在6个月后终止协定。有声音担忧日本的核燃料循环利用政策将变得不稳定。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1月25日报道,协定自动延长后,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在1月19日的记者会上强调,“协定是日本核能活动的基础之一。从日美关系的观点来看十分重要”。日本核燃料循环利用政策的支柱是从乏燃料中提取钚等元素然后重新用于核电站。这种做法也是日本和电力行业共同推进的基本政策。

  由于钚可转用于核武器,所以国际社会原则上制造钚。但《日美核能协定》将日本作为特例,允许日本和平利用钚。

  二战后,在核能领域技术实力突出的美国于1950年代提出“和平利用核能”,开始向其他国家提供相关技术。包括再处理在内,在核物质的军事利用方面美国如今依然拥有很强影响力。韩国等也曾向美国寻求获得像日本一样的“”。

  报道称,此次《日美核能协定》的自动延长看似顺利,但水面下仍出现担忧声。“美国有很多议员主张核不扩散。日本的钚管理体制线月,访问的日本相关人士从美国核能政策负责人那里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引起美国核能政策人士担心的是日本持有的大量钚。日本目前在国内外持有47吨钚,相当于约6000枚核弹的用量。另外2011年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日本国内的核电站全部停止运转。考虑到日本一直没有消耗钚,全球投来了严厉的目光。

  但美国最终并未要求修改《日美核能协定》。协定此前,日美任何一方要求修改和废除协定时,需要在到期的6个月之前通知对方。和美国特朗普有接触的日本相关人士表示,“在朝鲜推进导弹开发的背景下,日美不希望在核能领域发生纠纷”。

  一直美国提出苛刻要求的日本松了一口气。不过也不能高兴得太早,因为2018年7月之后日美任意一方提前6个月发出通知就能终止协定。日本经济产业省的高层指出,“比以前更加不稳定了”。

  报道称,日本最希望和美国签署确定新期限的协定。但修改协定期限必须向美国咨询,有些美国议员对于日本持续掌握用不完的钚持意见,他们很可能发出担忧和不满声。美国选择自动延长协议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

  日本在1955年签署了作为《日美核能协定》原型的协定,随后从美国进术开始核能发电。因为1968年的旧协定,日本在获得美国同意的情况下能够对乏燃料进行再处理。1988年签订的现行协定允许日本以和平用途对乏燃料进行再处理。

  但是,因协定而放开的日本核燃料循环利用政策正在走入僵局。在日本的两处主要循环再利用设施中,使用钚燃料的快中子增殖反应堆“文殊”于2016年被决定废堆。在现有核电站方面,以燃烧钚为主要业务的乏燃料再处理设施(青森县六所村)也多次推迟完工。

  报道称,要想缓和国际社会的担忧,减少钚保有量十分重要。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表示,“如果原子力规制委员会的审查能得以推进,重启的核电站将增加,钚的消耗量也将增大”。

  但受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影响,符合比从前更严格的新标准,重新启动的核电站只有5座。其中,消耗钚的核电站仅占一部分。钚的消耗似乎无法按日本预期般推进。

  在日本国内,原子力规制委员会1月16日发布消息称,为敦促日本履行“不持有无使用目的的钚”这一原则,将汇总新的指导方针。日本面对的“钚包围网”确实正在收紧。着眼于这种现实,如果日本不能给出具有力的方案,那么将无法打消国际社会的担忧。

  日本的快中子增殖反应堆“文殊”(福井县敦贺市)。(图片来源:《日本经济新闻》网站)

  中新网6月21日电 据日媒报道,关于2018年7月将迎来30年期限的《日美核能协定》,日本拟不要求长期延长20至30年,而是以不设期限更新的“自动延长”为主进行磋商。

  据报道,这是由于美方的磋商体制尚未确立,在期限内就根本性修改达成协议的难度很大。

  据分析,在实现核燃料循环利用的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日方认为如果开始全面磋商,关于可转用于核武器的钚的管理等,美方也可能会提出严苛的条件,因此希望仅采取手续较容易的自动延长方式。

  报道称,日本考虑在美方体制确立后,再进行包括长期延长在内的修改磋商,但预计不会一帆风顺,因此将密切关注美方的态度。

  日本为了推进乏燃料再利用的核燃料循环政策,将力争维持该协定。美国根据1988年生效的现行协定,允许日本在30年期间开展乏燃料再处理业务。

  但是如果自动延长,日美任何一方如果提出通告就可在半年后结束协定,因此核燃料循环政策有可能变得易于受美国意向的影响。

  据悉,特朗普尚未确定国务院及能源部的磋商体制,日本认为美方关于协定的内容不会大幅改变政策,自动延长也可维持实质内容。

  然而福岛核事故之后,许多核电期停运以及快中子增殖原型反应堆“文殊”报废,使日本的核燃料循环政策出现。对于维持以往的内容,美国及议会中慎重派有可能增强,日本或将面临的应对。

  中新网8月1日电 据日媒报道,日本经济产业省本月1日宣布,为修改作为国家中长期能源政策指针的能源基本计划将启动相关讨论。此次是否会写明2014年制定的上轮计划中未写入的核电站改建和新建成为焦点。

  据报道,根据,日本能源基本计划大致每三年讨论一次。日本经产相世耕弘成当天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表示不会改变计划的核心框架,“将讨论如何达成(2030年度电源构成)目标,力争在本年度内汇总”。

  除了综合资源能源调查会将于9日召开审议会外,还将在为讨论全球变暖对策而新设的专家会议上讨论修改方案。

  日本在应对全球变暖的国际框架《巴黎协定》中提出了到2050年温室气体减排八成的目标,专家会议将围绕如何实现目标等展开讨论,同时把将其反映在基本计划中也纳入考虑范围。

  据悉,上轮计划制定后敲定的“2030年度电源构成预期”提出,核电依赖度在20至22%较好。有观点认为要加以实现,必须对原则上40年的核电站运转年限进行延长或采取改建等措施。

  参考消息网7月31日报道日媒称,日本经济产业省28日公布了适合在地层深处填埋核电站高放射性核废料的区域的“地图”,以提高国民对核废料最终处理地的关注度。有可能成为核废料最终处理地的适合地点约有1500处,约占总数的70%。另外,区域内拥有据认适合永久储存核废料的沿海区的地点约达900处,约占日本国土面积的30%。

  据日本《产经新闻》7月29日报道,经济产业省预定从今秋开始以适合地点为主在全国举办相关说明会。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28日在记者会上说:“将在全国开展周到细致的说明工作。”另一方面,关于候选地的选定调查,世耕强调“现阶段不会要求地方作出接受调查等方面的”。

  报道称,这一地图是根据文献和过去的调查结果绘制的,但没有体现人口密度等社会因素。有30%的地点不适合作为候选地,有的是因为存在火山和活动断层,有的是因为蕴藏着石油等矿产资源。适合作为候选地的原因则包括,距离海岸不到20公里,以及从海上搬运核废料比较便利。

  日本将向得到居民理解的地方提出核废料处理地选定调查申请,但没有设定提出申请的期限,打算耐心地寻求居民的理解。

  经济产业省资源能源厅说:“正在全力处理福岛核电站事故并进行灾后重建,需要给予相应的照顾。”经济产业省不打算在福岛县举办说明会。调查工作将耗时约20年,在确定不存在问题后再决定最终处理地。

  核废料产生于从核电站使用过的核燃料中提取铀和钚的再处理过程中。计划将核废料填埋在距离地面约300米的岩层里,最长隔离约10万年时间,以作为最终处理方式。

  中新网7月13日电 据日媒报道,为防止恐怖利用放射性物质发动袭击,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正在开发可在机场行李检查中发现核物质的仪器以及通过登记核物质的形状和特征防止其非法扩散的技术。

  报道称,为迎接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日本防范核恐袭的必要性与日俱增,该国原子能机构表示“希望提高对核恐袭的遏制效果”。

  据了解,日本原子能学会会长、东京大学教授上坂充去年12月在文部科学省的会议上指出“以筹备东京奥运会为契机提高核安全事关重大”。

  利用核物质管理漏洞将其带出的案例并不少见。1994年在慕尼黑国际机场,调查部门在从莫斯科出发的汉莎航空客机内查获了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高纯度核燃料——钚铀混合氧化物(MOX)燃料。

  多名被怀疑偷运核燃料的西班牙人被,事后查明这些核燃料曾用于前苏联的反应堆。即使没有制造核武器所需的尖端技术和资金,也可以制造出通过使放射性物质大范围扩散形成的“脏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也被指可能制造过脏弹。

  为了在机场口岸核物质被携带进境,原子能机构开发出一款可以检测出藏匿在行李中的微量铀的仪器。其外形与机场的行李检查仪类似,但它能通过照射中子调查微弱的核裂变反应,在短短1秒钟内判断出结果。

  日本国内的行李检查主要采用X射线。原子能机构的原子能传感研究组组长藤畅辅表示:“X射线可以查出可疑金属,但是否是核物质还必须开箱检查才能知道”。

  报道还称,日本原子能机构正在开展的另一个项目是对国内的原子能相关设施中的核物质粒子及结晶构造等“核指纹”进行分析并对数据进行登记。

  其目的在于一旦出现非法外带或丢失、被盗等情况,可以迅速查明其出处。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报告,全球核物质丢失、被盗等案件数量截至2015年年底已有约2900起。

  据悉,日本国内也不乏此类案件。2008年日本千叶县市原市的检验公司前职员盗窃了放射性同位素铱192并丢弃在河中。2007年宫崎大学医学部前助教将放射性同位素碘125在女同事的办公桌等处。

  日本原子能机构从其前身日本原子能研究所成立的1956年起在约100处相关设施使用了核物质。该机构已以此为对象进行登记。负责人表示“只要将被盗的核物质与数据进行比对就能查明是从哪里失窃的。这将成为刑事诉讼的依据。”

  参考消息网7月7日报道日媒称,本报对原子能规制厅采访获悉,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长期没有对逾4500个核物质容器进行妥善管理。一个月前,该机构发生了核物质泄漏事故。这种松散的管理体制是事故发生的背景因素。该机构还负责福井县“文殊”快中子增殖反应堆的报废工作。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要获得信赖还有很长的要走。

  日本《东京新闻》7月6日报道,原子能规制厅负责人道:“这跟儿童用过玩具不收起来一样,作为原子能的专家团队本应成为其他从业者的榜样,管理工作却如此不细致。”

  盛放核物质的容器本来有必要放在建筑物内的专门地点保管,保管地点必须具备万全的放射线应对策略和临界预防策略。然而,在曾发生事故的茨城县大洗研究开发中心等4处地方,甚至有些盛放核物质的容器被放置在保管地点外的时间长达35年以上。

  管理工作不严谨的机构有大洗研究开发中心、核燃料循环工学研究所、原子能科学研究所和人形峠技术中心。未得到妥善管理的核物质容器达4571个。

  据原子能规制厅介绍,持续至去年12月的安全检查指出了各机构存在的管理漏洞,大洗研究开发中心已开始采取改进措施。今年6月事故发生之际,正值大洗研究开发中心实施对策的过程中。在规制厅的入内调查中,清洗遭辐射工作人员的身体表面的除染喷头发生故障,可能导致除染工作花费了过长时间。

  该机构今后还负责长达数十年的“文殊”快中子增殖反应堆的报废工作。原子能资料情报室共同代表伴英幸指出:“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完全称不上是可以安全推进核反应堆报废工作的组织,这令人极为不安。”

  (原标题:《日美核能协定》将自动延长 日本47吨钚可造6000枚核弹引不安_《参考消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