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网站 >
【求助】Substance P 和 NK 1 receptor 与哪些临床疾病有关
来源:http://www.backtalkk-lyts.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09-21 05:11 * 浏览 :

  P物质是(substance P,SP)最早发现的一种神经肽。1931年von Euler 和Gaddum从马的脑和肠中提取出一种白色粉状物质,具有催涎、降血压和增强肠平滑肌收缩的作用,称为P物质。1953年,Lembeck用生物鉴定法发现,脊髓背根SP含量远远高于腹根,提出SP可能是感觉神经递质的著名。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相继发现了K物质(substance K,SK)和神经激肽B (neurokinin B,NKB),SK又称为神经激肽A (neurokinin A,NKA)。这三种物质统称为速激肽(tachykinin,TK )。最近还发现了神经肽K(neuropeptide K,NPK)和NPgamma(neuropeptide γ)也属于速激肽家族,它们均为NKA的N端进一步延伸的多肽。因此,目前已知哺乳动物的速激肽共有上述五种。另外,存在于低等动物的泡蛙肽(physalaemin)、章鱼涎肽(eledoisin)和凯辛宁(kassinin)也为速激肽家族。

  脊髓背角SP、NKA含量明显高于前角,主要位于背角感觉纤维终止的Ⅰ、Ⅱ层。SP、NKA存在于约50%的C类纤维和20%的Aδ纤维,而不见于Aα / β纤维,提示它们是与初级痛信息传递有关的神经递质。SP、NKA在中枢端后产生对脊髓背角神经元的兴奋效应。外周性刺激,如电刺激、高K+等可以引起脊髓背角SP、NKA增加。鞘内注入SP,可使痛阈下降;注入SP抗体或SP拮抗剂CP-96345,可升高痛阈。NKA的这种致痛效应较SP作用范围广且持续时间长。性刺激也促使脊髓背角谷氨酸、降钙素基因相关肽(CGRP)、生长抑素等递质。谷氨酸和CGRP能促进初级感觉纤维速激肽,生长抑素则速激肽神经元的活动。脊髓背角的脑啡肽可通过突触前作用脊髓背角和三叉神经脊束核的C类传入纤维SP、NKA。目前发现存在于初级感觉纤维的神经递质有10种以上,它们以不同组合形式共存于初级感觉神经元内,它们的及复杂的相互作用,与脊髓痛觉传入的整合有关。

  在中枢神经系统的较高级部位,速激肽有镇痛作用。SP可以通过血脑屏障,肌肉或腹腔注射SP可使小鼠产生镇静和镇痛作用。脑室或中脑中央灰质注入SP,引起明显的镇痛作用,该作用能被纳洛酮阻断,说明这种作用可能是通过内阿片肽实现的。NKB主要起痛觉传导作用,产生镇痛效应。

  初级感觉末梢受刺激时,不仅其中枢端在脊髓背角SP,而且外周末梢也可SP和CGRP等,引起局部血管扩张,血浆蛋白外渗,白细胞聚集,形成神经源性炎症反应。经轴突反射向外周的SP,也可刺激肥大细胞组胺,增强这种局部反应。感觉末梢通过SP等,实现其传出功能,参与局部调节。这种调节功能可能在外周组织对各种性刺激的反应中起主要作用,如哮喘、关节炎、某些呼吸道炎症、皮炎、偏头痛、溃疡性结肠炎、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都与SP有关。

  下丘脑的SP神经元,可将SP至垂体门脉中,调节垂体前叶的功能。垂体前叶可见有SP纤维分布,可能对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催乳素(PRL)、促性腺素激素(LHRH)等的有作用。SP可增高血浆中促甲状腺素(TSH)浓度,这种作用可能通过刺激来自正中隆起神经末梢中的促甲状腺素激素(TRH)的完成。腺垂体SP和生长激素(GH)之间存在功能联系,但有关报道尚不一致。中枢给予SP可明显刺激血管升压素的,并引起抗利尿反应。而且SP能够维持渗透压稳定和影响饮水行为。

  脑室注射速激肽可引起血压升高、心率加快和交感传出活动增强。SP和NKA的作用位点可能在下丘脑的前部和腹内侧部,而NKB对心血管中枢的作用与血管升压素有关。速激肽在外周是一种舒血管物质,能增强血管通透性,导致血浆渗出和水肿。SP和NKA对冠状动脉和多数血管有较强的扩张作用,此作用是由NK1受体介导的,依赖于血管内皮细胞的存在。降钙素基因相关肽(CGRP)与SP有协同扩张血管作用,一氧化氮也参与这种作用。

  SP和NKA通过NK1和NK2受体可使肠道收缩。这种作用多为它们对肠道平滑肌的直接作用,亦可间接通过乙酰胆碱实现。此外,SP还促进小肠、结肠粘膜分泌水和电解质。SP和NKA通过NK1受体促进唾液分泌,SP作用远强于NKA。一般认为乙酰胆碱与SP、CGRP、VIP、NPY、脑啡肽等共同参与唾液腺的分泌,但以乙酰胆碱为主。SP与其他神经肽参与高频刺激下的唾液分泌。

  SP和NKA共存于呼吸道的C类感觉传入纤维,可通过轴突反射在局部。NK1、NK2受体均参与支气管平滑肌收缩,但NK1较NK2作用强。NK1激活亦可使粘液腺、上皮细胞分泌增加,还可促进T淋巴细胞增殖和单核细胞的化学趋化性。3种NK受体介导的呼吸系统作用见表12-3。呼吸系统许多疾病的发生与速激肽有关,特别是在小儿的某些疾病。

  SP是一种免疫调节肽,既可影响非性免疫,亦能增强性免疫过程。SP主要通过从免疫组织中肽能神经末梢、经血液及淋巴液转运、免疫细胞内合成等途径影响免疫细胞。多种免疫细胞膜上都存在速激肽受体,它们与其配基的结合具有高度性、饱和性、可逆性及时间依赖性,且此类受体亲和力高,属单一种类。SP既能促进单核-巨噬细胞、趋化和游走活性,又可刺激这些细胞的氧化爆发反应及IL-1、IL-6、肿瘤坏死因子-a(TNF-a)等免疫活性因子。SP能刺激淋巴细胞增殖,促进淋巴细胞合成IgA和IgM,IL-2、IL-4、TNF等细胞因子。SP能加强中性粒细胞的趋化、游走及杀菌作用。SP可直接刺激嗜酸粒细胞过氧化物酶、乳酸脱氢酶及氧基,亦可借肥大细胞脱颗粒间接吸引嗜酸粒细胞,致其渗出和游走。SP能刺激肥大细胞组胺和5-羟色胺,这种作用是由性较低的受点介导的。SP也可借助脑内的星形细胞和小胶质细胞参与脑内的免疫反应,以及炎症的发生和修复过程。从以上资料可以看出SP从多个方面调节免疫系统的作用,同时,免疫系统对SP有反馈作用,可发生在SP自合成至效应的不同环节,包括正反馈和负反馈调节。